《冰雪奇缘》的第一个十年:惊喜与危机并存

2013年,《冰雪奇缘》横空出世,它以12.74亿美元全球票房收官并刷新动画影史票房纪录。

在此之前,由36氪授权发布的全球畅销IP前50名榜单中,“冰雪奇缘”以约113亿美元的收入,独立于“迪士尼公主”外,位列第45名。

我们会惊叹于一个诞生了仅仅六年的动画作品,其收入竟然超过了“超人”、“火影忍者”等知名IP,“冰雪奇缘”蕴含的能量不容小觑。

时隔六年,《冰雪奇缘2》如期上映,在如收割机一般追赶着由前作创造的记录时,它正度过自己的第一个十年。

回顾“冰雪奇缘”诞生,再到其独有的魅力世界,我们为之惊喜,也能看到未来的挑战。

他们首先打破了动画工作室的办公空间,使得原本看上去等级森严的办公室,有了员工们一起讨论动画的地方;他们还把在皮克斯行之有效的智囊团机制引入迪士尼,让每一个人都能对故事提出自己的建议。

曾经的皮克斯三巨头:埃德·卡特穆尔(左)、乔布斯(中)与约翰·拉塞特(右)

《冰雪奇缘》让出的是迪士尼第50部动画长片的位置,而这个位置让给了2010年上映的《魔发奇缘》(又称“长发公主”)

《魔发奇缘》中,我们能看到在高塔生活了近18年的乐佩拿着平底锅用一记重击打晕了潜入的尤金,这一击重击是乐佩成人礼的证明,也打破了70年来迪士尼动画故事中英俊又绅士的王子形象。

对于承上启下的关键之作,迪士尼下尽了功夫。《魔发奇缘》不仅保留了经典的童话背景,还是迪士尼首次使用电脑渲染的3D动画电影,这标志着迪士尼工作室由手绘动画向电脑动画的全面转型。

以现在的视角来看,《冰雪奇缘》让出这个位置是幸运的,这使得克里斯·巴克和珍妮弗·李可以使用新的技术和理念。

技术指的是3D电脑渲染以及由《魔发奇缘》团队开发的一系列数字化技术,其中最被观众们熟知的便是那一处处放大之后也能观察到的细节,例如主角们的发丝、衣服上的呢绒等等。

理念指的是迪士尼迫切想要为公主系列注入的新能量。在步入2010年后,下一个十年的公主系列该如何发展成为了迪士尼需要迫切解决的新问题,在时代环境不断变化的彼时,老派的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已经不再适用,这使得《冰雪奇缘》制作团队能够在背景、角色上大刀阔斧的改革。

最终,观众在影院里看到的是一部闪亮的21世纪童话,两个美丽的女主人公,不屑于男人的拯救,来显示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和姐妹之爱的力量。《冰雪奇缘》拥有着当时动画行业最顶尖的制作,最精美的设计,还有那更顺应时代的主题。

2013年的圣诞节档期,《冰雪奇缘》登上动画影史票房冠军,第二年又相继拿下奥斯卡、安妮奖等一个个重要奖项,成为迪士尼近二十年来最成功的动画作品。

《冰雪奇缘》的上映无疑震动了全世界,当所有人都会哼唱着《Letitgo》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一部动画电影能够带来这么大的影响,而影片成功的侧面有着迪士尼一直以来的普世价值观。

2013年,女性寻求解放、大众娱乐寻求突破,新生代们不再一味的单纯接受媒介信息,首部《冰雪奇缘》的出现打破了人们对经典公主系列的认知,还给予了我们想要的内容,顺应时代而改变就是迪士尼的普世价值观。

《冰雪奇缘》破天荒的在一部作品中塑造了两位公主角色,一位代表着挣脱传统寻求自我解放的女性,一位代表着反抗命运寻求自我独立的女性,她们代表了新时代女性的价值观。而当曾经拯救公主于危难的王子成为最大反派时,观众们又惊喜于剧情的突转。

迪士尼从不会反抗时代,总是顺应时代,大众的价值观是什么,大众需要什么,迪士尼的作品中就能反映出什么。

在《冰雪奇缘2》中对传统反派的需求消失了,对王子们魅力的期望也消失了,一个多世纪以来,引导着年轻女性对舞会和婚纱的梦想框架也一去不复返了。

影片将女权推得更远,亲情仍然优先于男女的爱情。克里斯托弗大部分情节里都在向他可靠的驯鹿朋友倾诉自己对安娜的真实感受,直到最后他终于说出了“我在这儿,有什么能为你做的?”这句话时才真的有点用。

我们能看到女性在新时代里的诉求是什么,她们不需要被男性拯救,而是尊重与支持,就像安娜之于克里斯托弗,不管她有什么计划,后者都会积极参与,而不是控制局面。

除此之外,《冰雪奇缘2》还通过安娜和艾莎的祖父,加入了对殖民主义、种族主义的反思。安娜和艾莎拯救阿伦黛尔王国的行动,则暗示了对当今世界气候变化问题的探讨。

所以观众为之买单,他们不仅希望看到美丽的冰雪世界和公主,还希望看到更符合他们价值观的内容,当所有人都为之喝彩时,迪士尼又成功了。

这种现象的直接体现就是票房成绩。截止2020年元旦前,《冰雪奇缘2》在全球票房累计突破12亿美元,除了北美本部以外,在世界各个票仓都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绩,突破由前作创造的世界记录指日可待。

但是,《冰雪奇缘2》的口碑和评分却不敌前作,无论是IMDB,还是Metascore媒体评分都有所下降。

续集难以超越前作是几乎所有系列电影的通病,作为一个刚刚诞生不久的IP,“冰雪奇缘”在经历自己的第一个十年,或许票房让我们得知这是它最好的时代,但也是最重要的时代。

以今年上映的另一个动画IP“玩具总动员”为例,《玩具总动员》系列在25年间里总共产出了四部长片,几乎每部之间都有长达五到七年的间隔,但每部影片的口碑可谓是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

即使今年上映《玩具总动员4》,依旧取得了高达10亿美元的票房成绩以及不错的大众口碑。

当所有人都以为第三部就是《玩具总动员》系列最好的结局时,9年后它又抛给了我们新的回答。

当胡迪与巴斯光年告别时,我们看到了如人类之间的友情;当叉叉一次又一次跳进垃圾桶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存在主义哲学的命题;当牧羊女选择离开人类时,我们看到了女性觉醒。

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冰雪奇缘》缺少的就是这种自然。正如上文所说,续集让观众看到了一个个新时代的内容和问题,观众再一次为迪士尼买单,但普世的价值观并不一直可行。

《冰雪奇缘》作为迪士尼公主系列本就着眼于女性,这给《冰雪奇缘2》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限制,有些问题的探讨和思考可能并不适合这个大背景;百老汇舞台式的音乐似乎没有前作那样带给观众冲击力,反而更大的影响了故事发展;受限于前作的画面风格,迪士尼对自身数字渲染的角色设计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