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的魔咒和小萨勒曼的2030愿景计划

如果要评选全球最有权势的80后,那一定是沙特王储,.本.小萨勒曼。

首先他是沙特阿拉伯未来的国王,也是目前沙特国内的实际掌权者,还是国际油价暴涨暴跌的幕后推手。

他掌握的公共投资基金(简称PIF),是沙特4个主权财富基金中最实力最强的一个,资产超过3000亿美元,是全球科技圈中最重要的金主爸爸。

沙特PIF不仅是Uber、特斯拉、三星的主要股东,还是软银最大的资金来源方。

除此之外,小萨勒曼也继承了封建王室打娘胎就自带的残暴气质,比如圈禁生母、敲诈皇叔、肢解大嘴巴记者等等。

不过,这一期咱们聊的不是沙特版权利的游戏,而是小萨勒曼的超现实主义改革-2030愿景计划。

第一沙特建立于1750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沙特家族就和瓦哈比纠缠在了一起,前者负责行政管理,后者负责思想教育,也就是咱们常说的政教合一。

由于1.0版的国王们非常热衷于搞意识形态,结果把周围的邻居全得罪了,最终被奥斯曼帝国的埃及军队一波带走;

1824年,沙特家族卷土重来,建立了第二沙特王国,但很快就开启了王子大乱斗模式,这就让其他家族有了可乘之机,1892年沙特2.0被推翻,末代皇帝只能带着自己的儿子伊本·沙特逃亡科威特。

1902年,21岁的伊本带着40个亲兵和几十头骆驼奇袭利雅得,很快就恢复了家族的荣光,随后伊本又在瓦哈比教派的魔法辅助下一路开挂,迅速建立起一个225万平方公里的封建君主制国家。

为了平定各部,他一生联姻了300多位部落美女,光是儿子就生了40多个,其中活到成年的有36个,在现代沙特的建立和统一中奉献了自己所有的精力。

从1.0到3.0,沙特王国起起伏伏几百年,但始终无法摆脱两个难题:一是瓦哈比教派的影响,二是王室内部的权力斗争。

在伊本.沙特执政的20多年里,他与英国结盟,换来沙特的独立;后来沙特又发现大油田后,并让美国美孚石油公司负责经营,等拿到石油收益后再购买武器、投资国家建设,为日后沙特崛起定了个基调。

伊本.沙特在人生的尽头也遇到了帝王们所要面对的千年难题,那就是谁来继承这个国家?

由于伊本.沙特的王妃众多,而且背后家族势力庞大,所以早就形成了以王子们为中心的各个外戚集团,如果王位交接工作做不好,极有可能会再现前朝大乱斗的局面。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沙特立国80多年,7任国王里除了伊本.沙特外,其余的国王全是他儿子。这就造成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新国王登基的时候都已经七老八十,上个厕所都力不从心,哪还有精力去管理国家?

从历史的经验教训去看,如果不改变“兄终弟及”的游戏规则,即便排除王爷们内讧的因素,沙特家族的权力也极有可能旁落。事实上在沙特新老国王的传承中已经发生了多次权力的斗争,这对国家和王室成员都不是什么好事。

搞清楚了这一点,也就明白了现任老国王为什么不惜得罪整个王室,也要把一个80后推上王储之位,

实际上在小萨勒曼改革之前,沙特在20世纪70年代就进行了一系列的现代国家改造。

时任国王费萨尔在联合国的帮助下制定了沙特的第一个“五年计划”,首先就是大规模增加基础建设,并建立起以石油为支柱的经济结构,所有的工业体系都是围绕石油展开。

也正是在费萨尔时代,沙特抱上了美国的大腿。沙特用石油绑定美元,美国则为沙特王室的封建统治提供武力保护,石油价格也进入到了暴涨年代。

从1973年到1982年,石油价格从3.05美元/桶飙升到29.04美元/桶,沙特国力也随着石油美元拉升了好几个数量级,一跃成为全球发达国家之一。

由于石油工业发展得过快,沙特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用工荒,对石油经济的依赖程度也越来越高。

从1985年到2000年,沙特的第四、第五和第六个“五年计划”,刻意放缓了基础设施的投资,转而加大了社会保障、医疗的投入,也是在这一阶段,沙特开始大规模引进外籍劳工,同时也启动了多项私有化改革。

从费萨尔到老萨勒曼,沙特在享受石油恩典的同时,也在遭受资源诅咒的困扰,国家经济始终无法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和社会阶级矛盾也愈发严重。

在这个大背景下,2016年沙特政府宣布了“2030愿景计划”,目标是通过结构改革逐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并实现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大家也可以理解为这是费萨尔现代化改造的升级版。

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萨勒曼的改革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整个进程可不是一帆风顺,中间还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制肘。

众所周知,沙特这个国家96%的地方是荒漠,典型的不毛之地,唯一能够仰仗的就是沙子下面的石油。

所以沙特的经济命脉很自然地就维系在了石油价格上,什么农业、非石业甚至私营经济全部要靠石油财政补贴撑着,遇到石油价格的暴涨的年份,王爷们就拿着个小木棍儿在街上蹦迪,而遇到石油暴跌的日子,全国上下就只能一起吃土。

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沙特经历了两次因石油暴涨而带来的繁荣,但繁荣过后伴随的就是油价下跌带来的经济萎靡。

1982年国际油价下跌导致沙特进入了一段长达20年的经济酸爽期,油价长期徘徊在30美元以下,引发了沙特长达21年的财政赤字;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全球石油价格应声暴涨,沙特的石油收入又迎来历史最高水平,财政赤字不仅被缓解,每年还有大量盈余。

可到了2014年,油价又开始持续低位运行,沙特连续六年出现了巨额财政赤字,再加上美国开始大规模开发页岩油、俄罗斯低价贱卖石油天然气、清洁能源技术也愈发成熟,石油被替代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而且不可逆。如果不是这次俄乌战争爆发,强行拉了一波油价,恐怕沙特这几年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而且,据美国人统计,沙特6000多亿的美元外汇储备也将在5年内全部耗尽,这就迫使沙特国王不得不加快改革的进程,但沙特的问题远比想象中的复杂。

沙特是典型的“食利国家”,国家运转都要依靠石油财富的分配,最后才能传导到公共福利体系。

如果把这个利益链条比做一个金字塔,塔尖上的是沙特王室、主要部落首领和宗教领袖,他们一般都是以年金的形式直接获得石油收益分配。

金字塔的第二层是与王室关系密切的富商团队,大部分都是扮演个中间商赚差价的角色,第一类如沙特建国前就存在的经商世家,吉达的阿里.里达家族和贾西德家族;

第二类是四五十年代和王室建立起良好关系的包工头,后来又进入银行和金融业,拉登家族就在这一序列;

第三类是沙特东部大油田所在地的土著,这些家族与沙特阿美公司有着非常深刻的绑定关系;

第四类就是包衣奴才,祖上是王室的医生、顾问,后代利用这层关系选择了经商下海,被肢解的卡舒吉就出自这类家族。

这些家族企业在沙特的关系网根深蒂固,再加上王爷们多少都有点这些企业的股份,所以他们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拿到合同,财务的透明度也很低,国家无法监管也就收不了税。

沙特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为权利外包下的垄断市场,创业公司根本没机会和这些家族企业公平竞争,外资看不清局面也就不敢轻易进场。

最后就导致国家的石油收益惠及不到大众,反而大量流入到了既得利益集团的腰包,这就是一潭死水,不下狠手根本改变不了。

所以在2017年11月,小萨勒曼发动了一场沙特政坛的“反腐风暴”,短短几个小时内就抓捕了11个王子、10几位现任或者前任大臣,然后把他们软禁在利雅得的五星酒店,通过一番精细的理疗手法,成功追回了1000多亿美元的资产,同时也拔除了部分盘踞在石油财政上的既得利益集团。

按照他所构思的改革路径,首先就是推动沙特阿美公司上市,拿出5%的股权筹集1000亿美元的资金,然后再通过PIF投资非石业,逐步完成沙特的经济结构转型。

根据沙特王室最初的估计,沙特阿美上市后的市值能够达到2万亿美元,但在通过一番询价后,发现海外投资者普遍都不看好这一估值,于是沙特阿美的IPO不得不多次延期,最终只能在国内上市。

2019年12月,沙特阿美在利雅得上市,一共出售了30亿普通股,约占总资产的1.5%,募得资金256亿美元,远低于沙特政府设想的1000亿美元,估值1.7万亿美元,也低于王室2万亿美元的预期。

而且,沙特阿美的投资者主要来自沙特和海湾国家的个人和机构,基本可以归类为为国接盘和感情投资,所以也没有达成吸引海外资金的既定战略。

虽然沙特阿美的IPO不尽如人意,但沙特政府还是把筹到的资金全部注入到了PIF。

2020年以来,PIF一路买买买,先后购入欧洲主要石油企业的大量股票,还把波音、迪士尼、星巴克、花旗银行等这样的传统大蓝筹纳入自己的采购名单。

在2030愿景中,沙特将在沙漠上建造一个长达170公里的直线城市,从沙西北部的山区一直延伸到红海海岸,在地图上看就是沙漠中的一条绿色直线亿美元。

这个名叫Neom的城市充满了王储对未来世界的一切幻想,城市没有公路也不需要什么汽车,完全由高铁连接。出租车在天上揽客,沙漠在夜色下闪闪发光。这里还有侏罗纪公园版的机械恐龙岛,世界最高建筑吉达大厦,以及巨大的人工月亮和机器人女仆。整个城市完全由清洁能源驱动,还将用地球工程来控制城市的天气系统。

不知道是不是美剧看多了,王储的脑洞不可谓不大,还充满了达利般的超现实主义情怀,咱们先不说以人类目前的技术能不能打造这样的超级城市,光是沙特现有的管理能力就没法匹配这么牛逼的科技之光。

虽然全球的科技企业都想在土豪的身上捞点油水,但这么超现实题材的土木工程绝不是当代人类能够把握的。

在解雇了美国、德国多位高管以及上千名员工后,Nemo又开启了新的规划和设计,2020年的时候还因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

不过王储的改革也不是一点效果没有,在2018年之前,沙特法律禁止女性开车,上街买菜还要穿着一身黑袍只露两只眼睛,沙特女性虽然学历不低,但大部分只能窝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

这就造成一个非常奇葩的局面,一方面沙特的劳动力奇缺,不得不引进外来劳工充当廉价劳动力,而另一方面则是沙特的人口在增加,失业率却在持续扩大。

王储的改革极大地改善了妇女地位,如今沙特女性也可以自由上街、考取驾照,并且获得不错的工作机会,这也大幅提高了小萨勒曼在年轻人中的支持。

不过大家要知道,中东那个地方乱得一塌糊涂,但好在有石油撑着,封建土豪能够用钱把老百姓养起来,国家就能维持正常运转。但未来能源转型的趋势不可逆,石油经济难以维持,花钱养百姓的模式也就没办法继续玩下去。

2020年,沙特的石油收入超过了国家财政收入的60%,但仍然出现了130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预计到了2040年左右,沙特的收入会减少25%-40%,财政赤字将进一步扩大,可问题是,沙特的人口在快速增长,60%都在25岁以下。

换句话说,就是沙特的收入在减少,但需要养活的人越来越多,如果未来老百姓吃饭的问题不解决,那解决的很可能就是王室吃什么饭的问题了。

像沙特这样的国家,本身就患有石油路径依赖症,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转型,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有些事情也不是靠堆砌美元和发挥野兽般的想象力就能达成的。

新能源普及的脚步越来越近,不仅对沙特,对所有的中东产油国都是个火烧眉毛的大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